akauom

[巡宇/周小关]十五年不是朋友和四十年表弟

pairing:周巡/关宏宇

A/N:我想看他们两个的肉很久了……找出这个号放个雷就跑。

summary:一切尘埃落定之后,关宏宇和周巡一起去喝了点酒。


十五年不是朋友和四十年表弟


“你干什么呢!”关宏宇拼命地在周巡和地面之间挣扎,像一条半死不活的鱼,“我可告诉你,我平圝反了,我不是通缉犯了,你少拿这套来对我……你听见没有!”

关家弟圝弟在面对男人的时候向来都是能动手就不多说话的作风,此刻还得扯嗓子,说明他真是一时半会无法脱身。他和自己的棒槌哥圝哥不一样,在面对周巡的时候是能动手过招的——或者说,周巡才是那个胜算不大的人。和周巡拼武力,他关宏宇从来是不怕的,也从来没像今天这么窝囊过:无论是用技巧还是用蛮力,他居然都掀不动周巡!

假酒害人,假酒害人哪!关宏宇愤愤地想。随后他又想起来明明周巡也喝了酒,凭什么不仅没有浑身乏力,反而如有神助?!蛮不讲圝理,为泄一己私圝愤,把无辜群众摁在地上摩擦!

不公平,不公平!

“我早就,早就想这么做了;”周巡贴着他耳朵大着舌圝头说,从胃里冲出来的酒气让关宏宇不住地皱眉,“你,你们两兄弟合起来把我耍得够狠。哈,从十,十五年圝前开始,我就,我就一直跑不出你们姓关的手心,这不,不公平。哪怕,哪怕后来我是支队长,你哥脱了衣服你做了通缉犯,嘿,我还是照样被耍得团团转。我就不信邪了……”

你当然不信邪,你姓周啊。关宏宇在心里默默地皮着。当然他没敢真的把这话说出来,因为周巡摁着他手腕的力气实在太大,他毫不怀疑再这么下去自己的手腕能真的被他废掉。

“周巡,你讲点道理……”关宏宇说。

周巡不讲道理。他不仅不讲道理,也不太想听关宏宇讲道理。关宏宇只听他轻笑了一声,随后一个硬圝物就抵上了自己的腰间。

关宏宇一个激灵。他被酒精浸泡的大脑艰难地分辨出那是警用手圝枪的枪口。周巡想干什么?

我就和我哥演了段双簧……我罪不致圝死吧我?啊?关宏宇下意识地回忆起自己第一次见到林嘉茵时的场景。哥你这都带的是什么徒圝弟啊?

“把手举起来。”周巡说。

“什么?”关宏宇说。但紧接着腰上就被枪口压了压。

“按我说的做。枪可不长眼睛。”

“好好好行行行,你说的都对。”关宏宇嘟嘟囔囔地说。他不太相信周巡会真的开圝枪,同时也不相信周巡要真的对他做出什么太过分的事情。不知为何,让人惊异地,潜意识里他仍然相信周巡是个警圝察,会像他的哥圝哥一样恪守规则。而一个警圝察是不会伤害没有犯罪的群众的。

然后他就因为对“举起手”这一指令的理解偏差而给了周巡一肘子,差点让周巡吐在他背上。

“我让你这么举手了吗?啊?!”枪口又在他腰上戳了戳,“算了。你直接把手伸直,放在身圝体两侧,手心向上!”

关宏宇只觉得自己右手的虎口被另一只滚圝烫的手给捉住了。咔哒一响,金属环扣在了他右边手腕上,右肩马上一沉。周巡用膝盖压住他的右肩,另一只膝盖也沉下去跪在他后腰上,彻底地把他控圝制在地上。他的右手被他抓着,用圝力地往上抻。

“左手伸过来一点,再伸过来一点……我这样铐不到!”

周巡还不忘嘴上指使他。

“我哪敢啊,”关宏宇说,“我右手可是已经被您给硌着了。”

他一面说,一面微微地动了动自己的右手手臂。他俩眼下的姿圝势十分微妙,他的右手手肘几乎是被周巡两条大圝腿给夹圝住的,稍微一动就能蹭着长丰支队支队长鼓圝起来的裤裆。

周巡:“……”

他捏着手铐和关宏宇的左手,陷入了尴尬的沉思。偏偏关宏宇还要抓圝住每一个微小的机会发挥发挥。他扬起的左手动了动,又动了动,像一根调皮的狗尾巴草。

“我伸过来了啊……您能铐着不?能不能?”

周巡咔哒一声把他给铐了个结结实实。

即便是醉到了这个份上,周巡仍然规规矩矩地执行了倒地上铐的每一个步骤;关宏宇也懵懵懂懂地配合了——然后他愤愤地意识到自己不应该这么配合的,哪怕他其实也很清楚这其中的所有步骤。他被他哥和周巡大圝义灭亲过好几次,在那半年里也专门恶补过。“哥,这您就用不着教我了,我清楚得很。”他说,然后被圝关宏峰一眼瞪了回来。

“干嘛呢干嘛呢,”他在周巡俯身去捏他裤脚的时候用膝盖顶在他下巴上,“这么又动枪又动铐子的,你撒酒疯也得有个度——”

“我撒酒疯?”周巡抓着他的肩膀把他推坐起来,“我这是为你好,给你补补课,填补填补你们两兄弟的这个,这个信息不对等,知道不?”

关宏宇闭上嘴。他觉得周巡很醉,醉到了一种让他彻底放弃跟他讲道理的地步。他转了转眼睛,开始想象被这么反铐着睡一晚上之后自己腰的惨状。

然后周巡用枪口拨圝开了他的腰带。

“公交车上的那是你哥……是吧。他,拿我的枪,顶着我,威胁我。”他半蹲在关宏宇身侧,把年长者推到墙边,摁着他的肩膀。他的胸口紧圝贴着前任武圝警的后背,他的嘴唇在对方耳朵和肩膀之间来回晃动。

“他,他当时就是这么跟我说话的。”周巡说,“你说我怎么当初就没跟他打起来呢,一交手肯定就能发现那是老关不是你了……别动!”

他屈起食指在关宏宇腰上一顶,把他又顶回了趴在墙上的姿圝势。

“对啊,知道了之后,你们破绽还挺多的。记不记得你在支队里跟我说过什么?嗯?”

“那可太多了,”关宏宇说,“那么多天那么多个晚上,我哪知道你指的哪句话啊?”

“哦……你应该知道我指的是我们交手的那一次。你说,你和王圝志革不是一伙的。你还说,你要是有枪,早就干圝死我了。”

“……”关宏宇明智地闭上了嘴。

“可你看,在公交车上,你好像也只是在威胁我,对不对?因为那不是你,那是你哥。”周巡的重音落在句尾,让关宏宇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老关不是那样的人。”他下结论。

“我也不是……”关宏宇觉得有点委屈,“我就只是说说,我没有那么丧圝心圝病圝狂——”

“我有,”周巡说,“我有枪,我现在就想干圝死你。”

“……你清圝醒清圝醒,”关宏宇说,“我是我,不是我哥。你这么多年对着我哥觉得挫败,这很正常,我很理解,你看我这四十来年不也才混了个表弟么。所以我真的很理解你,你看,我俩在这方面甚至能算得上半个战友吧……但你不能因为我跟我哥长得一样就这么干,你得找他本人,找我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你哥,他不是那样的人。”周巡说。恍惚间,关宏宇能感觉到,似乎有一股烟雾被缓缓地从对方嘴里吐出,被吹进他的耳朵。

关宏宇想说他也不是,但转念一想如果这会是他哥,非得吓得呼吸不畅。他哥未必完全不知道周巡的心思,但更有可能的是视而不见:关宏峰在这方面的能力自己是领教过的。仿佛不说就可以当作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一切尽在自己掌握。他哥的思想境界太高、防备太坚固,就连天台上的摊牌也不过换来他一句你想怎么样你能怎么样,周巡就更拿他哥没办法。他没给私人情感留下多少空间,更别提这种肢圝体语言。周巡已经解圝开了他的裤子,粗圝鲁地在他下圝身摸索,前后一冷一热:热的是他的手,冷的是他的枪。金属制品在他会圝阴处来回戳刺,却总不得其门而入。

“你保险上了没?”他问,“这要走火,只能打到我身上……我也太亏了吧。”

“当然是关着保险的,”周巡说,“我不会这么干圝死你的。”

关宏宇撇了撇嘴。他被铐在背后的手指轻轻挠了挠周巡的手心,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勾住了扳机,向前捏死。他的手指和周巡的手指隔着薄薄的金属片相互角力。

“这才叫上了保险,学着点。”

如果不是被铐着的缘故,此刻他甚至还想去拍拍周巡的脸。他觉得这人太好玩了——于是他突然意识到周巡为什么会找上自己而不是关宏峰。绝对不是因为他害怕曾经的老圝师和上级,而是因为他知道即便那样也无济于事。挫败,一如既往的挫败。关宏峰太懂得如何泰山崩于眼前而不变色了。冲他发脾气、骂他、揍他都是无济于事的,他们俩对此不是已经很清楚了吗?他们的关系不会好转,甚至也不会因此而恶化。关宏峰只会擦擦嘴从地上爬起来,脸上纹风不动。

而去撩关宏宇,至少还能得到点反应,让你知道自己不是在唱独角戏。

他比关宏峰更老到更解风情——这会周巡终于有种这人比自己年长的感觉了。他知道老关和关宏宇是双胞胎兄弟,顶多就差个几分钟,但也许是因为一直以来关宏宇在顶着自己名头出现的时候总是表现得太跳脱的缘故,他总是下意识地觉得关宏宇比老关小很多岁,甚至比自己都要年轻。

这会关宏宇总算表现得有点年长一方的模样了。他扭过头来,握在枪上的手逐渐用圝力,把他自己抓着枪的手也带着移动。

“你是不是跟我哥一样从来都不知道这种事该怎么做?唉你看,还是得你宇哥带带你。”那只手活络起来,“要不没到天亮我估计我就得先被你给折磨死了……”

他絮絮叨叨地说着,另一只手向后伸去,去解周巡的裤子。周巡硬着,被他骤然一摸,吓得后撤半步。

“你干嘛呢关宏宇?!”

“当然是借点水啊我的周大队长……这可是要走旱道啊,没点水你是真想整死我啊?”

“你怎么不撸自己去呢啊?”

“哎呦哎呦,是谁骑我身上把我给反铐了的啊?”

周巡理亏,只能任关宏宇拉下他的裤子。

太疼了,关宏宇想,就不能相信这种万年单身糙汉子。周巡终究是喝多了,还没拔圝出来就压在他身上睡着了,死沉死沉的。关宏宇艰难地伸出一条腿把他从自己身上掀下去。

还好计划结束了,他晕晕乎乎地想,不用再跟老哥搞什么表里如一……不然他哥非得削死他不可。

躺在地上喘了一会,他突然意识到周巡连铐子都还没给他解圝开。驴是叫不行醒了,看来只能自力更生。关宏宇滚到他身上,手指在他屁兜里摸索着那根小小钥匙,总算是解圝放了自己的手腕。小关爷拎起裤子系好皮圝带,蹲在周巡身边扭了扭手腕又扭了扭脖子,终于没忍住,幼稚地哼了一声。周巡把他弄得这么腰酸背痛,他势必得报复回去。长裤和内圝裤一起被褪到脚踝卡在靴子上,睡着的人也只是哼哼了一声,连指尖都没动。

关宏宇抓起他一只手,像之前在支队的楼梯间一样,咔哒一声把他铐在了茶几脚上。

“哼哼哼哼。”关宏宇掏出自己的手圝机,吹着口哨点开了相机图标。



END

woc主博客为什么不能设置密码访问,白眼。

今晚写作业写到暴躁于是开了个人义鬼畜视频来看……这个: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0323236/

然后之前看到有两个吴老师看穿一切的觉得也不错!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9889897/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9995075/

除此之外就……。感觉要么就是根本没有节奏感踩不到点要么就是毫不押韵……想看更多呜哇!

所以!求推更多有趣的人义鬼畜视频!!!!!

[李祁]吕州当年的一些事

[人义][李祁]吕州当年的一些事

*片段灭蚊法

*某个脑洞的拓写

*没车

*另一种被掐灭的可能性

summary:赵瑞龙认为,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他为了在吕州美食城的项目能批下来,费足了心思。

李达康洗完澡披着浴袍走出来,看着靠坐在客房扶手椅里的祁同伟心里就止不住冷笑。这个赵瑞龙,他想,为了他的美食城……手段倒是也称得上是花样繁多。

祁同伟靠在——蜷缩在小小的客房扶手椅里。他原本就长了副模特似的好骨架,猿臂蜂腰、宽肩窄臀,再加上经年的锻炼,平素裹在国家暴力机关的制服里看起来有多高大威武,眼下缩在这把普通尺寸的扶手椅里看起来就有多滑稽可怜。他头微微倒向左侧,被酒意染红的眼角与脸颊在浆得笔挺的雪白衬衣领子的衬托下倒显露出了些媚态,也让赵瑞龙的话语看起来倒是挺真实的。

——李哥,我那房间特乱,您要不上祁lv——局那里洗一洗吧,他这人醉了之后酒品还是可以的,您用他浴室他哪能知道呢?

手里拿着小半杯可乐——剩下大半本粘糊糊的气泡饮料都泼在这位吕州市长的上衣上头了——的赵瑞龙一脸诚恳地拦住了他父亲当年的大秘,顺手把“来办案顺便和老师一起吃个饭”的京州市公安局局长的房卡塞进了李达康的裤子口袋里。

李达康无意和赵公子设的这个局纠缠。他是上个世纪的人,习惯了衬衫里多穿件打底的背心,那件背心倒没被赵瑞龙的可乐祸害到。实在不行了就穿着背心走掉也不是不可以……赵瑞龙没拿走他的手机,李达康此时已经翻到了杏枝的号码,就差摁下一个通话键。

而祁同伟就是在这时朝他的方向睁开眼的。

二人的眼神一对上,李达康就完全明白赵瑞龙到底是在干什么了。——可惜他早就知道祁同伟是个什么货色,还亲眼见过几次:他作为汉大毕业生回校办手续时目睹了祁同伟在操场上下跪求婚的全程,又在不久之后作为赵立春秘书陪他回乡奔丧的时候被这位青年才俊当众哭坟的举动再次惊得目瞪口呆。——这人的膝盖是软的,他想。

他跪过梁家,跪过赵家,现在又要来跪我了……?李达康想。喔——那可真是高抬我了。我独身一人,和这些利益家族可没法比。

真抬举我哪!

他半合着自己宽阔的眼皮瞧过去。这人的五官里头倒还真留着点当年大学生时候的模样,可惜和他老师是大大不同了。

李达康常常觉得高育良是个书生气重的人——虽然随着他从政日久,这股书生气也逐渐被世故圆滑所包裹吞没,但他仍然像一支莲花,虽然已经相当适应淤泥环境,但仍然一望而知是棵莲花。而祁同伟则不同。这人给他的第一印象已然是谄媚低下的,可当他沉默安静下来,剥开他的层层外壳,李达康才惊觉——哦,这人也曾经和他高老师同种同属啊。

祁同伟半睁着眼睛瞧着他,呼吸逐渐粗重起来。赵瑞龙说得没错,李达康想,这人真的喝多了,而且恐怕还喝了些别的东西。他高瘦的身体一直沉静地坐在床边,倒是祁同伟先按捺不住了。他呼地站起身,扯开了外套,就让衬衣和领带歪歪斜斜地挂在身上,直奔李达康而去。

“书记……书记。”他含混地说。

————————————————————————————————

“你怎么搞的祁局长?!”赵瑞龙在电话里冲他大发雷霆,“就这点事情,你都做不好?!”

“你还怪上我了,”祁同伟反唇相讥,“是谁先给我灌酒又下药的?又是谁家里的人教的他那几下子技巧?”

“……哈,”赵瑞龙沉默半晌,突然低低地笑了一声。祁同伟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听见赵公子轻快的话语传来:“那也没关系,我啊,就找你老师好好联络联络感情好了。”

what……what???

鄙校这种根本只敢拿自己强项去撩,工科对上大清理科对上他蛋就屁都不敢放一个的怂比人设和祁厅是有一毛钱相似……

他要是一直是这种性格,一开始就爬不上去,当然后来也不会摔得那么惨。哪怕是对着高老师也不是这个样子的。这人本质很狼。

啊我喜欢这一段……
潸然泪下的祁同伟,我的妈……
激励自己明天晚上一定写完好吗,片段灭蚊法都能拖那么久orz

我有一些脑洞

混乱邪恶,毫无道德与节操

全因看到有人提过一嘴“祁厅这样的,就算开他一路睡上去的车也毫无负罪感与违和感好吗!!!”

厅长我对不起你(鞠躬

太混乱了,不打tag了


1.

事实上,祁同伟在赵瑞龙向他引荐高小琴之前就见过她了。

在郊外偏僻的别墅里,他披着外衣,跄踉又匆忙地从赵立春的房间里冲出来的时候,曾与衣着暴露、表情悲苦又坚毅的美丽女子擦肩而过。搞刑侦的人记忆力好,当下便在饭桌上认出了那夜见过的年轻女孩。

高小琴也认出了他,惊讶的神色转瞬即逝——是块好苗子,祁同伟想,当下心里转了念头。


“说来可笑,我当时心里以为,以为你和我是一样的……”后来,高小琴曾在床上垂着眼睛这么对他说,“我只觉得这个省委书记真是口味广泛害人不浅……没想到英雄……检查系统的他也照糟蹋不误……”

她原本虚虚地搭在他肩上的手滑到床单上,涂着蔻丹的好看手指几乎抓破质地优良的床单。

“说什么话呢,”他按上她的嘴唇,“我们不先成为别人的玩物,又怎么能把别人玩弄在掌心?”


2.

赵瑞龙和祁同伟在山水庄园里当着高小琴的面大吵一架。关于他那个从北京来的学弟侯亮平的事。祁同伟怨赵瑞龙太招摇他要兜不住了,赵瑞龙斥责祁同伟势力范围太窄留他何用。

“我们要不惜一切代价,不惜一切代价你明白吗!”赵瑞龙甩掉了平日温文尔雅的面具,骂街般地甩着手。

“你说得好听!”祁同伟愤愤地说,“侯亮平不是那种可以轻易收买的人!钱,股份……这些要是有用我现在也不会站在这里和你赵瑞龙吵了!”

“……哦?”赵瑞龙说,“不要钱。那么,美人呢?”

祁同伟想拔🔫打死他。他当然读得出赵瑞龙轻佻目光里的意味,也能感受得到高小琴担忧的目光。

可他没有别的办法了。

(某人跟我说如果赵公子是在床上提这个要求会更带感……啧。)


3.

关于“一路睡上去”。

可能整个省委常委里的人都睡过他了。关系好的还会私下讨论交流点评什么的。

一开始是被赵瑞龙(黑锅侠……)当成笼络大秘的礼物(……)送出去的。有录像有把柄不得不从。

然后就自暴自弃了吧。

结果高老师在吕州和李书记搭班子的时候听说了这件事。李书记爱惜羽毛,讲起这事神情甚是不屑,顺便还想刺刺高育良说你这座下高徒也不过如此。

啊……然后可以开一些内心不屑高老师对内心苦闷的学生说你不是这种人吗,对你来说有什么事情是陪人上个床解决不了的?一边刺他一边上的车。

真心被老师错待的厅长越发放飞自我甚至走上违法道路,之类,的结局,吧(((((

[人民的名义][赵祁]京州一夜

赵祁 京州一夜


summary:祁同伟出事之前,他俩偶尔睡睡。


主要走肾。

图片

文字